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> 趁弟弟出差,迷姦弟妹-羽晴

趁弟弟出差,迷姦弟妹-羽晴
因为一次的酒后口角冲突,[转载] 趁弟弟出差,迷姦弟妹-羽晴[转载] 趁弟弟出差,迷姦弟妹-羽晴伊莉讨论区伊莉讨论区我将一起吃饭的友人打成了残废,当时我才25岁漼漉滭澈,漱漪漵
在狱中关七年,终于重获自由。
很久没有回到家中榱榑榎榍,綝綟綖绯刚要踏进家门,父母亲早已準备好火炉要给我去去霉运裫裳裍覞,鬾魟魡魠
我内心充满喜悦,给了他们老人家一个拥抱诶誏诵语,褕裬褖裮[爸、妈,我不孝,从今以后我会好好做人]
爸、妈:[回来就好、回来就好,,,]
我:[怎幺没看见弟弟呢?]
妈:[你弟弟和你弟媳知道你要回来,特地出去买菜,打算今天晚上好好吃顿团圆饭]
爸:[来,先吃掉这碗猪脚麵线,你妈今天起了个大早準备的]
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家人的温暖,七年过去了,成天关在寝室内,久久不曾呼吸这自由地空气,也没有好好吃顿饭。终于给我出来了。
[爸、妈,我们回来了],一个甜美的声音呼喊着,[路上车很多,正好碰上塞车才回来晚了]
一位长髮披肩、皮肤白皙,面容姣好的女子走进家门,
[哥,你回来了]我弟弟孟伟走在那名女子身后,
我被眼前这位女子深深吸引住目光,[是阿,孟伟,好久不见了]
孟伟:[羽晴,这位就是我大哥,你们今天应该第一次见面吧]
羽晴:[大伯你好,我是羽晴,常常有听见孟伟提到你]
我:[前阵子妳们结婚时,孟伟有拿妳们婚纱照给我看,想不到这小子,竟然娶了如此美丽的老婆]
孟伟:[我们结婚时没办法请大哥喝喜酒,今晚做弟弟的一定好好款待你]
妈:[是阿,是阿,好多年没有一起吃顿团圆饭了,今晚是该庆祝庆祝]
晚餐在饭桌上,大家聊得很开怀,回想入狱前在家吃饭,都跟弟弟抢着夹菜,
七年不见了,原本四人的饭桌,多了弟妹羽晴的加入,不像从前与弟弟抢菜,
这回大家恭恭敬敬地吃饭,饭桌上有说有笑,虽然很多话想对父母说,
但,因为饭桌上多了一位美人,所以我的目光焦点几乎都聚焦在她身上,
妈:[你嚐嚐这块肉,这到是羽晴的拿手菜,看看口味如何]
我:[弟妹气质出众,想不到还做了一手好菜]
羽晴:[大哥真会说话,谢谢]
羽晴见我夸她两句,起身夹了两道菜到我的碗里[大伯也吃吃这道吧],
我:[好,谢谢]
爸:[美女夹的菜,看看有没有比较好吃]
全家人和乐融融地大笑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晚上,不知是不是因为太久没回家,或者因为重获自由太过兴奋,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,
起身想到客厅喝杯水、看电视,正巧经过浴室,发现浴室的灯亮着,
浴室内,透过门缝传来浓郁的香气,还有些微的歌声,这使我停下脚步,心想该不会是羽晴在洗澡吧,
假如是的话,真给我赚到了,今天一整天都给这小女孩、小弟妹搞得我魂不守舍,
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心跳加速,害怕家中其他人经过,我小心翼翼地趴在门缝边,望着里面看,
果然,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映入眼帘,水蛇般的细腰是男人都想环抱的腰身,
我体内的血液加速流动,不自觉地下半身充血发烫,虽然她是我弟妹,但怎幺说也是个女人,
七年来不曾碰过女人,就只能靠双手解决一切需求,
我的理智压抑住满腔的慾火,我不断的告诉自己,我要重新做人,不能再走错路。
见到羽晴準备要出来了,我赶紧走到客厅中,若无其事地看着电视,
羽晴:[大伯,还没睡阿?]
我:[可能还不适应自由之身,太兴奋了点,睡不着]
羽晴刚洗完澡出来,只批着一件浴巾在身上,一双修长的美腿就展露在我面前,
微湿的长髮披散在羽晴美背上,看起来格外性感,
此时我下身已经坚硬无比,很想一把将她扑倒,然后蹂躏她、摧残她。
羽晴:[那要不要来杯咖啡?]
我:[嗯,麻烦妳了]
羽晴:[不会,正好我也要等头髮乾点才吹]
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羽晴看,假如可以跟她来上一砲,不知该有多好,
可惜了她是我的弟妹,倘若是外人,我铁定要将她征服,洩一洩我七年来的性慾。
羽晴:[大伯,来,这杯你的]
我:[谢谢妳,好香阿]
羽晴:[嗯,对呀,这咖啡是孟伟最爱的]
我:[咖啡很香,妳也很香]
羽晴微笑看看我。
羽晴坐了下来,也拿起一杯咖啡坐在我对面喝。
羽晴:[大伯之后有什幺打算?]
我:[明天我可能要进城找个朋友,看看有没有工作可以做]
羽晴:[那正好,明天大伯可以跟我一起出门,我顺便带你走一趟进城的路线]
我:[这样会不会麻烦妳了?]
羽晴:[不会阿,我正好每天上班都要搭车,明天顺便带你走一遍]
我:[嗯,谢谢妳,孟伟娶到妳可真福气]
羽晴曲着双腿,批着一件浴巾就坐在我的对面,有几个男人可以像这样被引诱的?
我两眼盯着她那雪白的双退羽晴:[大伯,我先去睡了,早些休息]
我:[嗯]
见羽晴进房以后,我跑进了浴室,浴室内还留有羽晴沐浴后残留的香气,
我拿起了在洗衣篮内的衣物,一件贴身的黑色蕾丝内裤,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
上面有淡淡的汗水味,以及淡淡的尿骚味、阴道分泌物的腥臭味,
闻到这味道,十分地刺激着我的感官神经,心跳加速、下身快速充血,
我拿起了羽晴的内裤,就在老二上套弄,不时还将其拿起闻嗅一番。
太美妙了,羽晴的气味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,
套弄了十多分钟后,我将大量的精液就喷洒在羽晴的内裤上,之后便回房睡觉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隔天一早,我便随着羽晴出门,
羽晴在城内的百货公司当化妆品柜姐,
身穿沿路上羽晴对我介绍着各个景物,这些地方其实我从前都知道,只是太久没回来了,
搭上公车,起初虽然没有座位,但站着的人也不会太多,空间也还算充裕,
慢慢的,一站、两站、三站,上车的人愈来愈多,我跟羽晴被挤在一块,
我站在羽晴的背后,不时还可以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气,这气味真好,
随着上车的人数增加,公车司机似乎还想让更多的人上车,不断地要求我们再挤进去点,
最后,羽晴几乎跟我完全的贴着,她的臀部就贴在我的老二上,
公车司机:[麻烦再往里面挤一些,还有人要上车]
羽晴:[公车司机真讨厌,都要没位置了还要载人]
我:[是阿],其实我心里得意的很,这样羽晴跟我只隔着一件衣服,
羽晴:[我都要没地方可以扶了]
我:[不然妳靠着我吧,我一手抓紧妳,这样比较稳]
羽晴:[谢谢]
随着公车的走走停停、转弯煞车等等,羽晴的臀部也不停的摩擦着我的老二,
此时我的下体已经充血,就顺势抵在羽晴的股沟中间,
我相信羽晴一定也有感受到,感受到我的老二已经顶在她的臀部上,
只见她脸颊红润,似乎不太敢直视我,
由于我刚刚跟她说,我要一手抓紧她,所以我就悄悄地将手扶着她的腰,
并且施加压力,让她完全地贴紧我,
随着车子的不断摇晃,我假藉是因为站不稳,而利用羽晴的股沟得到快感,
过了十几分钟以后,我感觉体内的精液快要射出了,我索性乾脆将自己的裤子拉鍊拉下,
露出龟头部分,然后稍微蹲低,让我的老二被罩进羽晴的迷你裙内,
接着一股滚烫的精液瞬间喷出,就洒在羽晴的大腿内侧,
羽晴:[啊,,大伯,,你在做什幺?]羽晴小声的问。
我还在享受高潮后的余兴,手就大胆的抚摸着羽晴的大腿,
好滑,太舒服了,
羽晴:[大伯,,别这样,,]
我:[对不起,,一时忍不住,,,]
下车以后,羽晴快步离去,连转身跟我打招呼都没有,就连忙赶去上班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经过早上这幺一闹,我对羽晴的身体愈来愈感兴趣,
虽然这幺做有些变态,但我还真想看看羽晴在床上的表现如何,
中午找完朋友以后,
我来到了电材行,买了一组可以无线传输,又可收音的针孔回家,
蹑手蹑脚的进入了弟弟、弟妹的房间,找了一处最容易遮蔽、又可对準床的位置,
之后又拿了她们的备份钥匙去锁店打了一把,就回到了客厅看电视,
大约晚上十一点多,
见弟妹回房就寝以后,我便回到房间打开电脑,测试了一会下午安装的针孔,
果然,效果十分良好,并且看见弟弟正在爱抚羽晴,
心想有好戏可看了,我将声音开大,準备要幻想着羽晴套弄着自己老二。
羽晴:[保险套带起来吧]
孟伟:[知道,知道,,,老婆大人]
羽晴:[等你升值之前,我们都不可以有小孩]
孟伟:[好,好,好,,,不过偶尔也该让我试试不带套的感觉啊]
羽晴:[想的美,,,升值再说]
孟伟:[人家都说不太套很舒服,妳都不愿让我试试]
羽晴:[不然不做啰]
孟伟:[带套就带套,这不就依妳了,来吧,累了一天,终于可以让我好好享受一下]
透过银幕,羽晴就在我眼前挨操,多幺希望在她身后操着她的人是我,
孟伟从背后不停地规律抽动着羽晴,
羽晴:[啊,,啊,,,嗯,,嗯,,啊,,啊,,,嗯嗯嗯,,,嗯嗯嗯,,,啊,啊,,啊,,]
孟伟:[啊,,啊,,老婆,,妳真美]
羽晴:[这当然的,,还用说,,,嗯,,嗯,,,啊啊,,嗯嗯,,,啊]
孟伟的抽动速度愈来愈快,最后大力地顶了五六下,感觉得出来他射精了,接着就将老二拔出。
孟伟:[好舒服,老婆辛苦了]
而我在银幕前,也不断回想今天早上利用羽晴屁股发洩的乐事,过了不久也跟着射出,
孟伟和羽晴简单擦拭以后穿好衣物也相拥而睡。
羽晴:[老公,大哥一直都会跟我们住吗?]
孟伟:[应该会吧,这是他的家阿]
羽晴:[喔,,,]
孟伟:[怎了吗?]
羽晴:[没事,,,只是家里多一个男人很不习惯]
孟伟:[怕他把妳吃了不成]
羽晴打了孟伟一下,[我就不信你捨得]
孟伟:[说笑的,怎幺可能把妳让别人那个,妳说是嘛?]
[讨厌,没一句正经的],羽晴亲吻了孟伟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连续三、四个礼拜,我就依循着前方的模式,
用羽晴的内裤、观赏着弟弟与弟媳的恩爱过程、还有偶尔上班和羽晴一起搭公车进城,
来感受我这位美人弟妹带来的精神、情慾满足。
晚餐时间,
孟伟:[爸、妈,我下个星期要出差,要去美国两个礼拜考察]
妈:[自己要照顾身子,不要感冒、受伤了]
孟伟:[知道了]
我:[要去这幺久啊]
孟伟:[是阿,哥,家里麻烦你照顾了]
我:[这当然没问题],我心想:[这真是大好的机会,我连你老婆也要照顾照顾]。
于是,隔天我透过朋友的帮忙之下,拿到了所谓的迷姦药丸,
现在就只要等孟伟一出国,我就马上对她老婆下手,
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,羽晴的那双美腿让我垂涎已久,
那是一双任何男人皆想分开的双腿,又细、又白,男人们看见如此货色,
无不想感受这双修长美腿,在自己腰际间疯狂缠斗、挣扎、感受着女孩的生命力。
今天就是孟伟要出差的日子了,我每天都盼着这天的到来,
说也可笑,我居然为了要姦淫自己的弟妹,而期待着弟弟早日出国,
没办法,这只能怪他娶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太太,让我内心产生熊熊慾火。
我知道羽晴睡前都会喝大量的开水,女人嘛,多喝水可以使得皮肤更好,
但这点却让我抓住机会对她下药,
羽晴习惯在睡前用自己的保温瓶装一壶开水,然后带入房中慢慢喝,
抓準这点,趁着羽晴洗澡之际,我悄悄的潜入她房中,拿起了她的保温瓶,
瓶中还有半瓶水,我就给她掺了事先磨好的粉状迷药。
我回到了房间看着针孔摄影机拍到的画面,
羽晴果然睡前大口大口的喝保温瓶内的白开水,
[喝吧,喝吧,大口地喝吧,快将它喝完],我心里难掩着兴奋,这小弟妹就快臣服于我的胯下,
看着羽晴安稳地上床睡觉,大约过了半小时,我蹑手蹑脚地来到弟弟房门口,
[叩叩叩,,,叩叩叩,,,羽晴,,,妳睡了吗?,,,叩叩叩,,,羽晴,,,]我试探性地叫着,
见羽晴没有反应,我心跳加速、血液开始沸腾,拿出事先準备好的锁匙,轻轻的打开房门,
悄悄地爬上了床,昏暗的灯光打在羽晴俏丽的脸庞上,我仔细欣赏着眼前美丽的五官,
近身深呼吸了一口,这气味真香,我托起了羽晴的下巴,嘴马上凑上前去,轻轻地咬了她的唇,
接着对她两颊施点力量,好让她的嘴张开,我贴上前去吸允着她的香舌,
很滑、很软的舌头,我的舌不断的在她口中打转,感受着羽晴香甜的唾液。
我亲吻着她,双手慢慢地将她的衣物脱去,想不到平时只能暗中偷窥的弟妹,
就活生生的躺在我的面前,并且可以任意抚摸、亲吻。
回想着数个礼拜之前,曾经隔着衣物猥亵弟妹,当时在公车上,就是利用她的臀部来帮我出火,
现在,她已经毫无遮蔽地崭露在我面前,我捏揉着羽晴的双臀,
[当初就是这两块美肉让我洩慾的],我亲吻了她的臀部,并轻轻咬了一下,真是诱人,
我想差不多了,我的老二已经在向我提出抗议,他想找个洞钻,
七年没碰过女人了,想不道出狱后第一个女人就是我弟妹羽晴,
我抚摸着她洁白的美腿,欣赏着这双平时只能看的洁白美腿,
真是光滑、细緻,有多少男人看见她,想感受这双腿在自己腰际间晃动,
我贪婪地亲吻她、抚摸她,感受着她的完美,
之后将她修长的双腿呈M字型张开,并将大毛巾铺在羽晴屁股下面,让我的肉棒前端龟头抵着阴唇,
此时的我,并没有戴保险套,回想到弟弟曾经对弟妹说,他也想试试不带套的感觉,
但被弟妹拒绝了,所以我今天要来嚐嚐弟弟没法享受的滋味,
我将老二慢慢的滑入她温暖的阴道中。[噢,,,太舒服了!]我的肉棒正插在羽晴的阴道中,我忘情的叫出来。
我摆动的臀部,双手捏揉她丰腴的双乳,这一切都使我感到无比的刺激。
羽晴的身裁实在太好了!每一次插入,都令我有想死在她小穴内的感觉。
我伏在她的身上,腰部又不停的在羽晴的下体磨擦着,啪…………啪……………啪……的作响。
羽晴口中吐出一口气。[啊,,,啊,,嗯嗯,,!]渐渐的羽晴随着我抽插的节奏叫了起来。
胸部上的乳房,也随着我腰部的摆动,像画圈圈的上下摇动。
我的肉棒抽插在这美丽女子的肉穴中,只见羽晴此时似已能享受到的交合的乐趣,
我更加在她的身上努力耕耘开发这块宝地,小小的肉洞内充满了湿热的液体。
[孟伟,,,阿,,,轻点,,,]羽晴口中细声地叫着,
看来弟妹是把我当成了弟弟了,那我就不客气了,
她爱液将我的肉棒弄得湿润了,我将肉棒插入弟妹阴道,直抵子宫!
然后就开始用力地前后抽送,一次又一次使她骨骼作剧响的穿刺,使得她全身几乎融化了。
我被羽晴不由自主的淫声弄的兴起,更加地卖力,而她则是无觉地沈醉在被干的快感当中。
阴道异常的收缩,她的阴道夹的我好舒服,子宫紧咬着我的龟头不放,使我抽不出来。
羽晴身体一紧,好像抽筋一样。[啊!我死了]
在弟妹的阴道内射出了滚热炙烫的阴精,我感到龟头一烫,脑筋一片空白,我身体一阵抽慉下,
我把羽晴紧紧的抱住,我将我的肉棒尽量的挺入她阴道里面的最深处,下体一股热精直射进入弟妹的子宫。
我全身放鬆的趴在羽晴充满女人韵味的胴体上,气喘嘘嘘闭着眼睛休息。
过了一会。等我回过神来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淩晨一点,我居然奸了弟妹两个小时。
啊!绝对不能让她知道,当时我只想等精液流出后擦乾净,
而弟妹那迷人光滑的阴部,被我奸的阴唇和阴道都淤淤红红的。
当我看到自已乳白色的精液慢慢地从弟妹阴道里流出来时,真是激动不已!
我拿出相机给她拍了几张裸照,以备将来需要用到。
清理完精液之后,我把羽晴的衣服穿回去,替她把被子盖好,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间,
一路上还回味着奸羽晴的阴穴的情形。
经过那天晚上得逞之后,一连四天的晚上,我都故技重施,
也都满足地享用了羽晴迷人的肉体。
直到第五天,我依然看见羽晴将我掺有迷药的水喝下,
潜入她房内以后,我一样一手拖起她的下巴,準备来嚐嚐她香甜的舌头,
想不到我刚亲吻到她的嘴唇时,一个巴掌便往我脸上一挥,
然后我感觉到下体一痲,羽晴的脚狠狠地往我老二上招呼,
这使我痛不欲生,我抱着下体,另一手掐住羽晴的脖子,
我:[妳怎幺醒着?]
羽晴:[妳这禽兽,这几天都对我做什幺?],羽晴眼神中流露恐惧,泪水已经落下。
我:[妳没喝保温瓶内的水?]
羽晴:[我看见你在里面掺东西,便将它倒掉了]
我:[好样的,软的妳不吃,妳要来硬的,不要怪我了]
羽晴:[不要这样,大伯,,,我是你弟妹,,,]
我:[反正不是第一次了,妳就好好配合]
羽晴:[放开我,别这样,,,]
我:[醒着也好,别有一番风味]
羽晴:[拜託你,,不要这样阿,,,]
我:[就怪妳长太美了,让我发洩一下就好]
我亲吻她的小嘴,她极力把我推开,无奈气力没我大,我肆意吻她的红唇,她紧闭着,不肯让我的舌头攻入。
我的手在她腰臀部位搓揉,身体紧压两团丰乳,虽然隔在睡衣,仍感到双乳的灼热,
我力攻之下终于打开缺口,舌头在她氛芳小嘴内打转搅动,热吻着,吸吮着丁香小舌,
她顶着我的手终于开始软弱下来,慢慢地轻拥着我的腰。
我知道,这次要儘快动作,稍一迟疑,这美人神志清醒便会失手的。
热烈的吻先把羽晴融化,我双手当然不会闲着,一手紧握羽晴的美臀,
手指有节奏在马眼与阴核间挤压,另一只手抱紧她的蛮腰,手指在乳边抚摸,
老二热呼呼硬乓乓磨擦她的小穴。
羽晴开始迎合我的节拍,纤腰在扭动,丰胸在磨擦,
为免夜长梦多,我把钢般坚硬的大阳具,青根尽现的大力向前冲,湿漉漉的小穴被越顶越湿,
越顶越滑潺潺,我弓身向上一顶,终于插入水滴滴的蜜穴。
羽晴闷哼一声,我己插入了一半,到现在我才鬆一口气,知道天鹅肉己在口里。  
羽晴:[大伯,,,拜託你,,,带避孕套,,,求求你]
我不理会她的要求,要是带保险套的瞬间,又发生了什幺意外,那我倒手的美肉不就飞了。
我立刻把她身上所有衣服极速脱光,把她一双修长美腿盆在肩上,大阳具一插到底,淫慾水花四溢,
蜜穴紧而非常温暖,我边吻着她,边把全身重量聚在耻骨处,
紧压着羽晴的私处顺时钟磨了起来,羽晴紧紧抱住我,嘴里[唔……唔……]的哼着,
[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]弟妹的呻吟总是如此含蓄,
我双手撑起身体用着三浅一深的方式肏着她。
小穴在我刚刚磨的时候已流了一堆淫水出来,整个阴道内非常滑润,
肉棒干着又热又紧的小穴,全身舒爽不已。
我把她翻过身成为我最爱的背后式,此时我一边肏着她,一边伸手去搓揉阴蒂,
这招果然使得她美感连连,呻吟节奏乱了序,淫声如泣如诉的哼着,下半身翘起来迎合我的抽送。
我双手改为扶住她的腰,开始狂肏起来,干得羽晴香汗淋漓,[嗯嗯啊啊]地叫着,
我再把她翻过身,擡高双腿再抽送个4、50下,忍受不住地将精液射入了她阴道深处。  
羽晴被我的精液一喷,花心一阵酸麻,也达到了一次的高潮。
我们两人同时瘫倒在床上,我的鸡巴继续在羽晴的阴道裏泡着,不想拿出来,
泡在裏面实在太舒服了。
过了大半个时辰,我放开了羽晴。高潮过后的羽晴浑身酥软,根本没有了逃走的力气。
我:[羽晴,妳实在太美了,给孟伟一个人享受太不公平了]
羽晴:[怎幺,,怎幺会这样,,,怎幺会这样,,,]
我:[生米煮成熟饭了,以后就好好享受吧]
羽晴:[大伯,请你出去,,,我不想见到你]
我走上前去,用力的吸允了她的胸部,并在胸口留下了草莓印记,
我:[以后就一家亲了,孟伟不在,我就好好照顾妳]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羽晴的日记内容:

自从被大伯强姦以后,我知道他仍在回味那一刻的情景,
微笑着伏低前身,让我屁股翘得更高,他大声嚷着,就像发情的野兽般猛干着我。
当时的我,疯狂的喊叫着[天啊!啊,,,,]他的鸡巴直抵我的子宫,让我有着头晕眼花的感觉,
[啊啊……啊……]他猛烈的插入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,只能发出垂死的吶喊。
大伯紧紧地抱着我的腰,他插得越来越猛、越来越深,每一次,他都将鸡巴全根尽没地插入我的穴中。
他的身体非常强壮,几乎像要把我举起来般擡起我的身体并重重地压下,
我的屁股激烈地撞击着他的胯骨,每次碰撞都使得我全身直抖。
我从没有跟这幺强的对手干过,他粗鲁的冲刺让我的双腿之间隐隐作痛,
但是体内快乐的冲击却让我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会不会受伤的问题。
没有给孟伟以外的男人干过,所以我的小穴很不习惯被这种大家伙操,
就在他每一次努力地刺入再抽出时,我的阴户总是马上便紧闭起来。
我感到我那里热辣辣的像有把火在燃烧着,甚至觉得连阴唇都肿了起来,
好像被操伤了,就算是我破处的那一次,我也没有这幺疼痛过,但这次并不单纯是痛,
还夹杂着其它的感觉,乱伦的刺激,我很喜欢被这样兇猛地干着。
在此之前,我从未想到过会被插伤,但也许这是一件好事。
我随着他的抽送而呻吟着:「噢…,嗯…啊……好痛……啊……噢……」我一只手从胯下伸过去摸着他的蛋蛋并狠狠地挤压着,乞求着他对我温柔些一些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在那次迷姦羽晴被发现以后,
我很自然的常趁孟伟出差不在时,潜入他的房中,姦淫享受着她的美妻,
打从一开始的不愿意,转变到后来,羽晴也愿意替我口交,
不时,我还常常将她带到汽车旅馆,
然后两人尽情疯狂地做爱,
这幺做虽然禽兽不如,但有如此美丽的弟妹,谁又能把持的住?
[孟伟,我对不起你,就怪妳媳妇太美了,我一时地冲动才铸下这场乱伦的悲剧]
[阿,,大伯,,,轻点,,,轻点,,,好痛阿,,,嗯,,嗯,,, 阿阿,,,]
[羽晴,,,羽晴,,,亲爱的弟妹,,,我,,,我要射了,,要射了,,,]
看着羽晴高潮后的神情,让我无法自拔,
一次又一次的与她做爱,她俨然成为了我的女友,
偷情的快感,乱伦的刺激,深深地使我血液沸腾,
又一次疯狂的做爱后,
我:[羽晴,我要射了,,,我要射了,,,]
一股滚烫的精液又射在羽晴的体内,
羽晴:[我都不準孟伟不带避孕套与我做爱,你却三番两次对我内射,你这样对得起你弟弟喔?]
我:[我射精给妳,假如怀孕了,孩子有两个爸爸可以照顾,如果是孟伟的孩子,就只有一个爸爸呢]
羽晴:[要你弟弟帮你养孩子,真是名正言顺的呢]
一年过后,羽晴果然生下了一个孩子,
孟伟还在懊恼,为什幺自己每次都有戴避孕套,还那幺不小心地生下了孩子,
淑不知,他的哥哥我,每每姦淫他妻子时,都尽情享受内射的快感。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